村民致富的“筑路人”——平壩區天龍鎮高田村村支書朱高學的故事之二

2019-12-15 23:46:22    來源:   安順日報社大數據智慧全媒體      

  年薪30萬、資產近千萬的“煤老板”朱高學,在家鄉群眾的期盼下,不忘共產黨人的初心,24年前選擇回到平壩區天龍鎮高田村(原竹林村)擔任村支書,為了完善家鄉的各項基礎設施,他自掏腰包,往這個窮山村投進了上百萬元,他是村民致富的“筑路人”。


朱高學(左一)查看村里蔬菜產業

  連通“幸福電”

  一些生意場上的朋友很難理解朱高學的選擇:“以前做生意,看他精明強干,怎么突然又放棄了?”

  要論做生意,朱高學的確不賴。

  1992年,朱高學辦起了私人煤廠,在國家改革開放政策的促進下,煤炭市場日益強盛,朱高學的煤廠產值節節攀升,經過幾年的打拼,他走上了財富務自由,成了一個資產近千萬的老板。

57382A5E-D544-4B5B-93AB-B9D84C0696D8_IMAGE_3_LOW_0

在朱高學的帶領下,如今的高田村道路暢通、產業興旺

  “一人富不算富,全村富才叫富”朱高學說,他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讓鄉親們也像他一樣過上好日子,是他應鄉親們期盼回村當村支書的初衷。

  “電來了,燈亮了,亮了……”20多年前的那個晚上,竹林村家家戶戶的燈亮了起來,村民發出歡呼聲。這是竹林村全體村民首次用上電,多虧了剛上任的村支書朱高學。

  “以前竹林村半個村通電,半個村沒通電,在村里全部拉通電線的那一刻,沒通電的村民,都等著通電不睡覺,一通電全場沸騰”村民陳興斗興奮地說。

  “高田村原屬一類貧困村,出門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很多人家窮得叮當響。”過去的高田村,經濟發展滯后,群眾在溫飽線上掙扎,基礎設施極其薄弱。


朱高學(中)在村委辦公室組織村干部開會,積極解決村里面以及群眾的困難和問題

  1995年,朱高學村支書上任的那一年,國家雖然把電線拉到了村口,許多農戶由于沒有錢購買連通自家房屋的電線,村里有一半人家里未能通上電。

  “每到夜里,一半人家里亮著光明的電燈,一半人卻還要繼續點著煤油燈過活,我作為新當選的村支書,心里看著真不是滋味。”朱高學在上任村支書不久,就想方設法幫助全村人都能用上電。

  為此,朱高學首先找到供電部門尋找幫助,得到的回復與村里面臨的情況一樣,電線只能拉到村口,農戶自家的電線需自己解決。

  “許多農戶連吃飯都成問題,哪有多余的錢買電線,稍微有點錢的農戶家里早通電了,剩余的都是家境最困難的。”朱高學回憶說,那時,他每走到一戶農戶家詢問,得到的回答都說沒錢。

  “千金易得、信任難買”幫助全村人都能用上電,是朱高學對村民的承諾,為了這句承諾,他一次性自掏腰包48000元,買來了電線,幫助全村人都用上了電燈。

  通電后,村里陸陸續續有了黑白電視機、洗衣機、電飯鍋等電器。農民日子一天過得比一天舒適、便捷。

  修起“致富路”

  2013年竹林村與高院村合并成高田村,眾望所歸,朱高學放棄馬么坡礦業集團年薪36萬,再次擔任高田村村支書,為了這份信任,朱高學當場承諾:為村里修一條通村公路。就在人們將信將疑的時候,幾個月后,修路的挖掘機就開進了村子。

  和中國許多貧窮落后的農村一樣,修一條好路,是高田村幾代人的夢想。這個村子所處的位置地形特殊,雖然離高速路口不到10公里,但村里一直沒有一條連通大路的寬敞大道。因為大車開不進來,曾有村民的蔬菜爛在了菜地里。


路通了,高田村的蔬菜產業得到迅速發展

  “幾年前,我在村里承包12畝地種植蔬菜,由于道路窄,蔬菜運不出去,全部爛在地頭。”陳久信以前是村里的蔬菜種植大戶,說起過去種菜的經歷,他直搖頭,種了四年蔬菜,不但沒賺到錢,還虧了5萬元。

  “因為窮,這里農產品運不出,投資者望而卻步;因為窮,村里青壯年紛紛外出。”高田村老黨員朱炳貴說。

  為了幫村里修一條通村公路,朱高學找到縣里交通部門,爭取來了“鄉鄉通”項目。

  在修路要占地、拆房的時候,朱高學都一一出面,幫助化解矛盾,修路時,幾乎沒遇到阻力。

  “在修路時,朱高雪幫了村里的大忙。”據朱炳貴回憶說,當時項目組能提供的修路資金只能修4.4公里,要修通村里連通大路的道路還差2.2公里,短缺的120萬元資金,需村里自行解決。

  千方百計才爭取來的修路項目,資金鏈告急,朱高學只好東拼西湊四處籌資,最后他通過項目爭取、生意上的朋友幫忙、自己再填補一部分,最終湊齊了120萬元,修完了這條路。


朱高學(左一)為村里種植能手頒獎

  路通了,產業興,如今的高田村變身產業聚集地。全村已發展高標準蔬菜、生態雞、中藥材、生態魚莊、水產養殖、生豬養殖、食用菌、茶葉等八大產業,特別是核心區位于高田村的平壩區高標準蔬菜基地,種出的蔬菜已銷往粵港澳大灣區。

  搭起“連心橋”

  1995年,朱高學回到家鄉擔任村支書時,村委窮得連個像樣的辦公場所都沒有,過去竹林村的村委辦公場所,是租用村里小學的閑置房間,整個村委辦公室面積不到15平米,這讓他感觸很深。

  為了建設好村委辦公場所,朱高學一次性自掏腰包74800元,建成了新的村委辦公場所。

  竹林村,依山傍水,每年一到漲水季節,村口的大河都要漲洪水,把過河的石墩淹沒,全村人過不了河,生產生活都成了問題。

  為修一座橋,村里向村委反映了無數次,因為沒錢,橋一直未能修成功,許多村民甚至對村委為民辦事的能力產生懷疑。


朱高學到村民家中了解情況

  “橋,一定要修成功。”因為沒有錢修橋,朱高學在村里集資了一部分,其余的他自掏腰包補上,并號召村民投工投勞,在全體村民的努力下,多年未能修好的橋,在朱高學的組織下,終于得以修成。

  “有了橋,咱們村以后一定能大興大貴。”據高田村村委委員陳興斗介紹,當時村里的老人為橋起了一個名字,叫“大興橋”。

  橋修好了,人心也齊了。村民看到了以朱高學為首的新一屆村委班子的辦事能力,干事興業的精氣神更足了。

  “這座橋連通了村委干部與老百姓的心。”朱高學回憶說,自橋修好后,村委干部贏得了村民們的信任。

  朱高學不僅自掏腰包為村里干實事,還兌現了“自己不從村里拿一分錢”的承諾。從1995年至2003年期間,他從未領過一分錢工資。

  2004年至今,雖然每個月他如期在工資單上簽字領取工資,但所有的錢都花在了為貧困村民繳納醫保,為村里品學兼優的學生發獎學金。

  談到朱高學為村里辦的事實,陳興斗說:“24年來,朱支書不計個人得失,全心全意為高田村完善基礎設施、謀產業發展路子,他是村民致富的‘筑路人’”。

  (安順日報社大數據智慧全媒體記者  范成榮  伍水清  陳斌)


責任編輯:陳婷
微乐北京麻将作弊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