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親清不分” 局長變“生意人”

2019-12-17 10:09:16    來源:   安順日報社大數據智慧全媒體      作者:安紀宣

2019年8月19日,普定縣住建局原黨組書記、局長華逢元被開除黨籍和公職,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

消息一出,徹底顛覆了全縣住建系統干部對華逢元的認識。在大家眼中,華逢元工作嚴謹,自我要求嚴格。可這虛假的背后,隱藏著歪曲的靈魂。

“我喜歡和服務對象在一起,因為有好煙抽、有好酒喝……”正如華逢元所說,當上住建局局長后,他認識了四川的房地產商傅某某,兩人長期在一起吃喝玩樂,相互稱兄道弟。

不把握好“清親”,華逢元自認為跟傅某某關系要好,就讓其給自己兄弟中標的項目施工,然后自己再和他分工程利潤。此后,華逢元經常與服務對象混跡在一起。送,來者不拒;不送,變著花樣索要。2015年8月至2019年1月先后多次以借為名向服務對象索賄總計198.9467萬元。

在與老板“朋友”的觥籌交錯中,長期聽老板聊“生意經”“掙錢活”,華逢元也耳濡目染、躍躍欲試,加之自己每月入不敷出,為了滿足自己的經濟需求,于是打起了做生意的主意。2018年6月,華逢元與商人董某商量后準備合伙開辦商砼站。

“作為一名國家干部,每個月就那點‘死工資’,我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去投資辦企業。”辦企業需要大量資金投入,怎么得到投資款,華逢元絞盡腦汁“走偏門”。于是把目標鎖定在傅某某身上,“以借為名”獲得了100萬元用于商砼站投資建設。

一切準備妥當后,2018年7月25日,二人合伙開辦的貴州某某混凝土有限公司注冊成立。為掩蓋其經商辦企業的違紀行為,華逢元也是做足了“功課”,與董某商量后決定由董某之弟掛名擔任公司法人,華逢元共投資130萬元參與建設、經營。

無獨有偶,走上領導崗位后的華逢元不但政商關系不清不楚,還把組織給予的“權利”當成了以權謀私的籌碼,當成了個人發財的工具。2015年3月,為了滿足個人私欲和彌補長期開支造成的漏洞,華逢元把手伸向了尚未實施的“普定縣火車站安置點附近路的挖掘及硬化工程”項目,通過虛開工程發票,借完善工程款支付手續為由,安排縣住建局綜合執法大隊職工周某某、李某某在驗收報告上簽字,并讓周某某及時讓住建局綜合執法大隊隊長許某在發票上簽字,最終成功套取工程款12.5466萬元。

“以權謀私、用權謀利”不但讓華逢元在違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,還帶壞了住建系統的干部、破壞了住建系統的政治生態,最終,也導致幫助其驗收簽字套取工程款的所有干部集體被追究責任。

在經濟問題上越陷越深的華逢元在得知紀委監委對其進行調查后,為了掩蓋違規經商辦企業及索賄“搞投資”的問題,隨即安排其好友與董某補了一份《商砼站投資合作協議》,將自己與其合伙經辦的公司變更為好友與董某合伙。同時,與服務對象傅某某商量,將借款改為給予“混凝土公司”的混凝土預付款,并補了相關收據,以此來迷惑并對抗組織的審查調查。

理想信念一旦滑坡,人生觀、價值觀就會扭曲,一旦經濟上出了問題,政治上也會緊跟其后,最后的結果就是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形成“大腐敗”。從一名人民警察,城市管理大隊長到住建局局長,最后成為階下囚,透視華逢元違紀違法根源,是守不住底線,踩了紅線,丟了根、忘了本。

追尋華逢元墮落的軌跡,搞兩面派,做兩面人,借用管理服務對象錢款,違規收受禮品、禮金,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旅游活動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為親友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,違規經商辦企業,追求低級趣味,涉嫌貪污、受賄、瀆職犯罪等等,一項項違紀違法事實都是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相互交織,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然不收斂、不收手,甚至有些是黨的十九大后更加瘋狂的貪腐,教訓深刻、激人警醒。(安紀宣)


責任編輯:胡曉
微乐北京麻将作弊器